每个城市总有那么一家小店,不卖情怀只卖黑胶

相信,大家一定记住了《碟中谍5》开篇那场精彩绝伦的“绑架汤先生”,当老当益壮的阿汤哥步入取景伦敦的唱片行,在金发女郎手中接过一张黑胶唱片,Impossible Mission is Coming!

相信,大家一定记住了《碟中谍5》开篇那场精彩绝伦的“绑架汤先生”,当老当益壮的阿汤哥步入取景伦敦的唱片行,在金发女郎手中接过一张黑胶唱片,Impossible Mission is Coming!
 
 
    1930年RCA Victor出产了第一批以虫胶为原材料,用作商业用途的黑胶唱片。它们的直径为12英寸,能够有每分钟33转的回放。在二战期间虫胶变得稀有,黑胶唱片的生产原料发生变化,乙烯基在很大程度上替代虫胶维系了黑胶唱片的进一步发展。战后随着经济与科技的飞速发展,黑胶唱片正式进入生机勃勃的革新时代。1957年立体声录音被应用于黑胶唱片,1970年发行四声道录制的黑胶唱片,当唱片利用螺旋槽的运转由外向内地记录和播放声音,录音针在黑胶上刻画出痕迹在唱针再一次地接触时以相同频率的震动重现曾经的美好,或许这就是黑胶超越所有载体不朽的原因。
 
旧金山
 
最长情的告白·Aquarius Records

 
    位于旧金山Valencia 街道1055号的Aquarius Records自1970年以来就一直是整个旧金山至关重要的音乐交流集中地。这间拥有多元化音乐存货的唱片行,虽然并不是旧金山最大的唱片店,却也是这个城市最古老的存在之一,甚至也是整个美国营运时间最长的唱片行之一。这家店的老板和员工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他们不惜花费时间编写每张唱片的评语,列出每周新唱片,年底还会评选出年度最佳。从90年代初开始的挪威黑金属到迷幻摇滚、持续音音乐,在这里你会发现各个国家、各种流派的唱片。
 
 
伦敦
 
复苏的朝圣·Alan's Records

 
    虽说如今的黑胶唱片成了不少流行歌手出新专辑是时的噱头,但“存在即意义”伦敦城内实体唱片行的崛起足以证明人们热衷于重温那些遗失的美好。紧邻东芬治利地铁站和伦敦北环状公路的Alan's Records,作为伦敦当地最受欢迎的唱片行老字号,店内的墙壁、地板、角落都是琳琅满目的黑胶唱片装饰品。许多爱挖宝的朋友以及音乐DJ,都对Alan’s Records店内的摆设印象深刻,不管是朋克、灵魂乐、雷鬼音乐、非洲音乐还是电子乐,唱片被井然有序地按分类摆放,发烧友们可以快准狠地找到心中挚爱,新人们也可以在店后方的试听区寻觅来自心灵的声音。在伦敦逛实体唱片行的乐趣,就是你可以一边在店内啜饮着咖啡,一边享受好音乐;亦或是不定期地可以来参加店内所举办的小型演唱会。此外,切勿错过Alan's Records店门口摆放着的一箱箱黑胶唱片盒,目不暇接地寻宝快感也是一种乐趣。
 
布宜诺斯艾利斯

美洲最佳·Exiles Records
 
    大部分人关于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记忆都来自王家卫导演的《春光乍泄》。当我们走在铺满着石子路的San Telmo,昏黄的路灯下,张国荣与梁朝伟是否也是这样忘我的迷失在这润甜的空气里与神秘热情的探戈里?穿越色彩斑斓的城市,Exiles Records唱片行映入眼帘,在这里有着阿根廷令人印象深刻的音乐历史,除却他们引以为豪的探戈,其他种类或通俗或独立的音乐应有尽有,可谓是整个美洲大陆上最好的唱片行。
 
香港

喜爱夜蒲·深水埗与旺角
 
    哥哥一纵而下只留下凄美的字迹“我没有伤害过别人”,黄霑绝笔而去空凭“浪奔浪流”,梁朝伟则是在《无间道》沉醉“被遗忘的时光”,有别于尖沙咀、铜锣湾等繁华,深水埗这样的老城区时至今日依旧流淌着最原始的“港味”。有趣的是,由于CD的风靡,1992年开始香港停止发售黑胶唱片。随后的几年内,香港市民家中的黑胶唱片被视为垃圾而大量地被“贡献”出去填海。保守估计600万香港市民中如有1/3的人每人扔掉10张黑胶,那至少有2000万张黑胶唱片现在“埋”在海里。夜色旖旎、人声鼎沸,位于深水涉的鸭寮街是最早被发现的黑胶唱片集散地,爵士、通俗、民歌、粤剧各个乐种一应齐全。
     
    除了黑胶唱片的天堂——深水埗,旺角、牛头角、弥敦道、漆咸道也分布一些实体黑胶唱片店。其中,位于弥敦道的信和中心藏匿着不少时髦的小店。旺角恒声黑胶唱片专营中英日文黑胶唱片、正版CD 、英美日本扩音唱盘,无论是唱片种类数量还是唱片更新速度都是同行中的翘楚,是时下黑胶发烧友热衷的一家小店。而它的不远处,还有一家老友记黑胶唱片也不错。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黑胶唱片行的老板并不是精通这块儿的练家子,单凭询问与推荐是淘不到宝贝的,找个午后拨出整块的时间前去,专属于你的“大浪淘金时间”定是惊喜无处不在。

北京

奇妙的黑色盒子·BLAKK
 
    有人形容交道口北三条34号的BLAKK,像个充满奇妙的黑色盒子——见棱见角方方正正,黑墙黑砖黑门黑货架,还有整排整排的黑胶唱片。这里原先是创意人健崔的独立工作室,逐渐地成为了一个展示众多年轻设计力量的showroom。健崔将几千张正版渠道进货来的黑胶唱片按照音乐种类做了细分,看上了哪张还可以在旁边的试听机里听听看,甚至即时查询最新的唱片信息。这就是BLAKK的黑胶唱片计划,名为“Echo Inc.”——回声公司,他希望在小小的胡同里发出复古的声音,让人们重拾音乐的理想。除了唱片计划“Echo Inc.”外,店里的另一部分是健崔和他的好朋友们不定期举办小型展览的空间,在没有展览的时间里,这里还会售卖一些国内设计师的作品和一些独立出版的杂志。总之,甭管你是想寻个真正能跟好音乐邂逅的地方,还是想寻找胡同里最富创造力的青年力量,这里都不容错过。
 
上海
 
地下室也疯狂·Uptown Records

    1908年,法国人在上海开设了上海最早的唱片公司——“东方百代”,挂靠在法国百代电影公司旗下。也在同一年,东方百代公司开始在上海制作唱片。张国荣、邓丽君、罗文、蔡琴、罗大佑,打开唱片机看着唱头随着黑胶唱盘的刻痕前进,那是一个被称之为靡靡之音的时代,每一个年轻人对于这新鲜又稀奇的玩意欣然接受。或许是科技的日新月异本就代表着所有的人事物注定都要坦然面对进化与革新,黑胶唱片在此后的时代里默默消声灭迹。还好,在上海有那么一个地下室黑胶唱片行,一边承载满满回忆一边滋长着无限未来。
 
     位于平武路115号的Uptown Records自2011年开业便渐渐成为上海滩黑胶唱片界的精神领袖,兴致来了就请乐队到现场演出,时不时举办各类新奇集市,“玩”成为一种态度!Uptown的老板Sacco来自旧金山,曾经在自己的故乡制造过一个“非法”的广播电台——West Add Radio 93.7FM,为各类音乐痴迷的他周转来到上海,开了这家属于他自己的黑胶唱片店,总会用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自嘲:“我可能是我们大家所知全上海最烂的DJ!”Uptown的设计显然有着浓浓的LA风情,依附着原来地下室的独特结构,Uptown的墙面被刷成显眼艳丽的红色,神圣邪魅感的光芒灯、狭小的通道以及错落有序的珍贵原版海报布满四周,在音乐的催化下摇摆起步,实在有种60年代“Factory Girl”华丽颓废的感觉,即使你不爱这种风格,也不得不承认它的独特性。Uptown店里的大多黑胶唱片都是国外带进的二手唱片,成色都经过挑选保存状态基本上良好,但价格就实惠很多了,平均也就100左右,有不少是几十元的。值得注意的是,位于地下室的 Uptown多少有些难找,它的路标就是居住大楼边一个类似仓库的入口,确实很“隐蔽”!顺着感觉一直往里往下走,看到一扇鲜红色的铁门,就知道要到了!红与黑的配色,这样的门绝对让人难忘!